黄精创业网 群书治要续编 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

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

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插图

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插图1


本篇辑录自《宋书·良吏传》。阮长之,字茂景,陈留郡尉氏县(今河南尉氏县)人,他担任武昌太守,不贪俸禄,在中书省值班,暗夜误穿了便鞋,都依照惯例向门下省自陈错事,其“一生不侮暗室”,堪称一位慎独君子。

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插图2

阮长之,字茂景,陈留郡尉氏县(今河南尉氏县)人。出任武昌太守,后又入朝任太子中舍人,中书侍郎。

当时郡县官员的俸禄,以芒种为界限,在芒种以前离任的官员,那么一年的俸禄都归后面继任的官员所有;如在芒种以后离任的官员,则一年的俸禄都归前任所有。从元嘉末年开始改变这种制度,按月份计算田禄。阮长之从武昌郡离任时,继任的官员还没有到来,他就在芒种的前一天解除印绶。刚出发去京师任职时,亲朋故友中有以器物赠别的,阮长之收到后便把它们登记封存起来,后来回到家乡,将这些器物悉数奉还。

阮长之在中书省值宿,一天夜里去邻省办理公事,误把便鞋穿了出来,他依照惯例向门下省自陈错事;门下省认为黑夜之中无人知晓,可以免罚。阮长之坚持递交,说:“我这一生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”

阮长之先后所任官职,都有政绩,为后人所思念。宋人谈到善于理政的人,都对他赞不绝口。(宋书卷九十二)

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插图3

阮长之,字茂景,陈留尉氏人也。为武昌太守,入为太子中舍人,中书侍郎。

时郡县田禄,芒种为断,此前去官者,则一年秩禄皆入前人;此后去官者,则一年秩禄皆入后人。始以元嘉末改此科,计月分禄。长之去武昌郡,代人未至,以芒种前一日解印绶。初发京师,亲故或以器物赠别,得便缄录,后归,悉以还之。

在中书省直,夜往邻省,误著履出阁,依事自列门下;门下以暗夜人不知,不受列。长之固遣送之,曰:“一生不侮暗室。”前后所莅官,皆有风政,为后人所思。宋世言善治者,咸称之。(宋书卷九十二)

我这一生,即使在暗室中也没做过亏心事。插图4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群书治要续编

声明:本文整理自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,谢谢。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jieyuandi.com/574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