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精创业网 群书治要续编 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

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

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插图
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插图1
 
王僧虔(426—485年),琅邪临沂(今山东临沂)人,南北朝时期刘宋、南齐大臣、书法家,出身“琅邪王氏”,为东晋丞相王导玄孙、侍中王昙首之子。王僧虔是宋齐名臣,也是一位慈父。他的《诫子书》在历史上影响很大,体现了一位父亲的慈爱之心,包含许多做人、处世的道理,值得每个人学习。
 
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插图2
王僧虔,是琅邪临沂(今山东临沂)人。祖父王珣,在晋朝做过司徒。他的伯父太保王弘,在刘宋元嘉朝担任宰辅。王僧虔在弱冠之时,就养成了宽仁忠厚的性格,而且善于写隶书。宋文帝刘裕看到他书写的白绢扇面,赞叹说:“不仅墨迹超过了王子敬,而且器度高雅更胜一筹!”于是任命王僧虔为秘书郎,兼任太子舍人。
宋孝武帝刘骏初年,王僧虔出任武陵太守。宋孝武帝刘骏想独占书坛的声誉,王僧虔便不敢显露自己的墨迹。大明年间,他常常用拙笔写字,因此才得到宋孝武帝刘骏的容留。建元元年(479年),王僧虔转任侍中,兼任抚军将军,丹阳府尹。建元二年(480年),被晋升为左卫将军,王僧虔坚决辞让不接受。于是改任左光禄大夫,侍中、丹阳府尹等职仍旧兼任。
宋太祖刘义隆擅长书法,直到他即位以后,仍然酷爱不已。有一次和王僧虔比赛后对他说:“书法方面谁是第一?”王僧虔说:“臣下我的书法在臣子中为第一,陛下您的书法在帝王中为第一。”太祖笑道:“你真算是善于自谋了。”

王僧虔在刘宋朝时曾经写文章告诫其子说:
我知道你怨恨我没有称赞你的学识,我只是想要你自己悔过且磨砺自己,或者用盖棺定论来欺骗自己,或者是想着再换一个更好的事业。如果真的能够让你有所激愤,也可以慰我余生了。但只是听你说,并没有看见你的实际行动。请让我听从先师孔子听言观行的遗训,希望这一点不再在你身上落空。我不相信你,不是凭空的。往时你有心研究史学,取出《三国志》堆放在床头上,过了一百天左右,又转去研究玄学了,玄学自然和史学稍有差别,但还是无法和史学相提并论。

东方朔(字曼倩)说过:“谈何容易。”见之于玄学的,心志会被放飞,肠胃因此痉挛,专攻一本书,要转相阅读几十位方家的注解,从小到老,手不释卷,尚且不敢轻易发言。你打开《老子》卷头五尺之长,不知道王弼(辅嗣)说的是什么,何晏(字平叔)说的是什么,马融、郑玄的注解有什么不相同,《老子指归》《老子微旨例略》阐述了什么道理,你于是就整顿衣冠手执拂尘,自称为谈士,这是最危险的事情。如果袁令命令你讨论《周易》,谢中书挑选你讨论《庄子》,张吴兴邀请你讨论《老子》,你果真可以说不曾看过这些书籍吗?谈论典籍时就像是进行射覆,前人得破,后人应解,解不开谜题就是输了赌局。

况且论注有百家之多,有荆州《八帙》,又有《才性四本论》《声无哀乐论》,都是讨论时方家必备的材料,就像是客人来时应具备的摆设一样。然而你都没有把这些经过你的耳目,哪有厨房还没整理好,就想宴请贵宾的道理呢?就像张衡的思想可以和造化相等同一样变化无穷,郭象的言谈就像悬河一样滔滔不绝,不经过劳苦的付出,怎么能达到这种地步?你不曾窥见他的题目,不辨别他指向哪里;六十四卦,不清楚它们的卦名;《庄子》众篇,哪些是内篇或外篇;《八帙》所记载的,一共有几家;《四本论》议论的,以哪个为长。却终日欺骗他人,他人也不会受你的欺骗。
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插图3
王僧虔,琅邪临沂人也。祖珣,晋司徒。伯父太保弘,宋元嘉世为宰辅。僧虔弱冠,弘厚,善隶书。宋文帝见其书素扇,叹曰:“非唯迹逾子敬,方当器雅过之。”除秘书郎,太子舍人。

孝武初,出为武陵太守。孝武欲擅书名,僧虔不敢显迹。大明世,常用拙笔书,以此见容。建元元年,转侍中,抚军将军,丹阳尹。二年,进号左卫将军,固让不拜。改授左光禄大夫,侍中、尹如故。
太祖善书,及即位,笃好不已。与僧虔赌书毕,谓僧虔曰:“谁为第一?”僧虔曰:“臣书第一,陛下亦第一。”上笑曰:“卿可谓善自为谋矣。”

僧虔宋世尝有书诫子曰:

知汝恨吾不许汝学,欲自悔厉,或以阖棺自欺,或更择美业,且得有慨,亦慰穷生。但亟闻斯唱,未睹其实。请从先师听言观行,冀此不复虚身。吾未信汝,非徒然也。往年有意于史,取《三国志》聚置床头,百日许,复从业就玄,自当小差于史,犹未近仿佛。

曼倩有云:“谈何容易。”
见诸玄,志为之逸,肠为之抽,专一书,转诵数十家注,自少至老,手不释卷,尚未敢轻言。汝开《老子》卷头五尺许,未知辅嗣何所道,平叔何所说,马、郑何所异,《指》《例》何所明,而便盛于麈尾,自呼谈士,此最险事。设令袁令命汝言《易》,谢中书挑汝言《庄》,张吴兴叩汝言《老》,端可复言未尝看邪?谈故如射,前人得破,后人应解,不解即输赌矣。

且论注百氏,荆州《八帙》,又《才性四本》《声无哀乐》,皆言家口实,如客至之有设也。汝皆未经拂耳瞥目,岂有庖厨不脩,而欲延大宾者哉?就如张衡思侔造化,郭象言类悬河,不自劳苦,何由至此?汝曾未窥其题目,未辨其指归;六十四卦,未知何名;《庄子》众篇,何者内外;《八帙》所载,凡有几家;四本之称,以何为长。而终日欺人,人亦不受汝欺也。
 

(《群书治要续编》视频号开通,欢迎关注)
(《群书治要续编》抖音号同时开通,欢迎关注)
我的书法,臣子中第一;皇上的书法,帝王中第一!插图4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群书治要续编

声明:本文整理自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,谢谢。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jieyuandi.com/532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